泉崎野

从天堂掉下的紫色星星落在漫画家的钢笔尖上,变成了钻石耳坠

【文评】巴黎症候群 Syndrome de paris——by Last Solo

-首先不是文,私心占了tag抱歉,这是第一次给喜欢的文写长评,来自 @Last Solo的旧作,原文🔗http://yuushaencore.lofter.com/post/234fa0_cd970de,引用一句Rg桑的话,喜欢是必须表达的,我觉得对于原作者来说,成果收获到读者的感想也是应得的一部分回报吧


-以各式JO立推荐这篇!!




——————————以上———————————







掉JO坑的经历算是神奇,从16年起就已对这部作品略知一二,全都归功于我的声优本命小野大辅,我在他的广播,专栏以及各种见面会的突然玩梗上听过无数次他提起这部作品,听他如数家珍一般地描述这部漫画从他大学起对他的陪伴,以及对他的影响之深。我是个没什么求知欲的人,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像当初对魔法少女小圆的印象一样,还以为是什么子供向的作品,自然兴致缺缺,我姐姐曾把我按在她电脑前给我塞安利,结果是我没被画风吓到只是觉得题材不感兴趣,看了没三集就丢到一边弃了。真正耐下心来补的初心仍是因为小野,冲着他先看完了星辰十字军,这才开始渐渐发现作品的魅力所在,后来从幻影之血到不灭钻石在今年上半年大概二月份左右的时候全补完了,最初除了感觉好看以外也没其他太多感觉,直到回国前因为突发急性肠胃炎在宿舍静养那一周再翻出来重温的时候,突然就没什么预兆地掉了cp坑,好像之前没有注意也没有get到过的点突然在这一次就被戳中了,东方仗助真是天使,岸边露伴身上那股执着又别扭的劲儿回味久了居然还挺可爱…没补过番外,没补过漫画,人设性格还都了解的不算完整,仅凭着39集动画中仅有的几集两人互动就给这对cp钉死了“就要互怼互掐才不算ooc”的框架。于是在对这对越发感兴趣的时候,开始上lof找粮,在热度榜扑面而来的精美绘画中偶然戳进了安桑的主页。

 

有幸阅读到安桑的第一篇作品,是发表于2016年11月9号的《巴黎症候群》,同样也是我看的第一篇仗露同人。开头就和我心里给【仗露】贴上的标签相去甚远,最开始的印象是很诧异的,啊,这对从早到晚从街头吵到巷尾的冤家怎么可能能一同和睦地拉着行李箱走在人群里,那个高傲又恶劣的漫画家怎么可能欣然接受一直被他骂小混蛋的家伙的亲吻还帮他“落下来的那一缕额发别在耳后”,于是带着有些怪异的感觉继续看下去,然后就在接下来的近二十分钟之内,跟着这对成长过后不再同往日一样幼稚的情侣去游览了他们所见的法国。

 

安桑的文字给我感觉的一大魅力在于,几乎每句话每个段落,都能把想要描绘的场景非常容易又清晰地呈现,我印象最深的不是卢浮宫中和迪士尼,而是前半部分对于巴黎地铁站相当细致的描写,我觉得我非常有共鸣的原因是因为人在英国,伦敦的部分地铁站也真没比“裹在废旧报纸堆里的醉汉正往墙上砸酒瓶,脏兮兮的座椅扶手上看上去黏了有一千年的口香糖”这种情况好到哪里去,太真实太栩栩如生了23333…

 

从看到露伴因为看到被巴黎地铁站吓到的仗助而感觉心情愉悦这一段开始,先前那一点细微的违和感就被消除了,这还是那个有些小坏心让人无奈的幼稚漫画家,而因为超出预想之外而慌张和尴尬的也还是那个可爱又单纯的大男孩,之后再回想起也真的就突然觉得自己最初那个妄下的定义很蠢也很尴尬,我和我一位关系非常好的朋友曾简单聊过这个问题,当时我说我认为露伴绝对不会作出xxx或xxx的举动,因为他性格本来就很古怪还偏激,这是原作者的设定,而她回答我说“我倒认为正因为性格古怪又偏激,才更可能做出别人认为他做不出的事”。想想也对,角色虽然只是并不真实存在的纸片人,但在同人创作的情节中,他们就是活生生的,会成长会变化,也会做出各种匪夷所思的事。

 

我感觉安桑这篇文侧重露伴的视角,这位天才漫画家在这里已经长成了位【真正的】成年人,他是在完全认可和明确了自己的心意后接受了仗助,而后也是几乎完美地在努力成为对方可爱的恋人,他清楚对方的喜好,会在仗助19岁生日的时候送他“从弗洛伦萨原厂原包装24小时特快专递空运到家门口,各种豪华礼盒和设计师的亲笔感谢信一个不少”的意大利限量版印花小皮鞋,会在仗助20岁生日的时候带他一起去巴黎,去拜访卢浮宫和文森特•梵高的墓园,做为绘画创作者,他对艺术与艺术家的崇拜和尊敬可想而知,并且把这一切坦诚地展示给了他的爱人,同时也没有排斥把仗助带进属于他的世界,除此之外,他还能毫无保留地在仗助面暴露自己的恐惧和脆弱,在我看来这样融合在全文中随处都能感觉到的温情比任何黏黏糊糊的情节都要甜,不光是做为主人公的二人,连穿插在其中抱着女儿的年轻夫妻,旅馆的老妇人以及为二人画肖像画的羞涩小男孩,即使是几句带过也同样能体会到这种感觉。


露伴在梵高墓前触景生情的那一段我真的看到心惊肉跳,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已经足够能从景观的描写里感受到那种有些压抑的氛围,无助的哭喊和砸东西丝毫无法减轻年轻小漫画家内心的绝望,“在盛夏的东京街头,没有被任何人认出的十八岁天才少年,无助得浑身发冷”。露伴这个角色在原作中有些冷漠,给我感觉甚至还有些孤僻,尽管他与人正常交流并不困难,也时常在强调康一是他的朋友,他可以直白又霸道地阅读别人,但除了他自己以外,没有人能真正理解他或读懂他,我一直觉得这就算是这个角色身上的一大虐点,但在这篇文里像钻石一样把它治愈了,那个被他一直嫌弃的,与他波长不和的小混蛋没有艺术细胞不会画漫画也看不懂那些举世闻名的晦涩艺术品,兴趣爱好和他像平行线一样几乎没有丝毫交集,但却能在他失态又疲倦的时候抱着他,不用问任何理由地对他说我在这里,每次说出喜欢的时候都不带上老师的尊称,因为“重复了成百上千次,拥抱姿势总有一点点笨拙,确是直抵心脏的真诚”。

 

安桑的这篇文描绘的每一幕都对我有特别大的触动,除了文笔非常舒服和好多奇妙幽默的比喻外,在层层铺垫下到达的一段剧情的结尾可能只有一句话,也能让人感觉心跳加速,除了一小段像蜜糖一样的车外就是仗助和露伴在天主教堂中接吻,做为收尾的那句“环绕着交错的彩色窗棂外,鸟群张开羽翼向天空急冲而去。他们在象征救赎的十字架下亲吻,上帝之子头戴荆棘冠冕,千百年来,依旧不发一言”。【直到现在打上去都在怒号这是什么神仙句子,恨不得像小学语文作业那样专门买个花哨的本子当每周好词好句积累抄下来珍藏(^ ^)】读这一段的时候没由来的就是鼻子发酸,感觉他们像是在经历了那么多后终于相知相爱,在教堂中的亲吻就与婚约的誓言一样,哪怕没有正式的婚礼和华丽的婚戒,他们今后也会在吵吵闹闹的爱情中达到属于他们的Happy Ending。我觉得这就是这篇文的又一大魅力所在吧,她讲述的就是我个人内心所期待看到仗露这对cp离开原作之外的发展,让我有强烈的“对他们就该是这样子!”的感觉。

 

最后关于迪士尼的部分印象最深的就是“迪士尼是个神奇的地方,一旦进入大门的直径一百米以内就会像是被替身攻击了一样开始无止尽傻乐”,童心未泯的小青年和他向来出不得丑的“成熟”大人男友即使有着秒天秒地的bug替身并且已经见惯了大风大浪后仍然在某一时刻找回了属于普通人最幼稚最无忧无虑的幸福,最后他们像所有平凡情侣那样在乐园里极佳的气氛下向对方亲吻告白,同时发现同时存在着光与影,欢笑和沮丧的才是真实的世界,也许一如他们并不那么顺利的交往过程,就算是再优秀的替身使者,也会被种种麻烦和状况困扰,就像“使人心力憔悴的瓶颈期,抓烂原稿打翻墨水的野猫,难以对付的替身使者,令胸口剧痛的暴风雨天气”【出自Last Solo《空位留存》】,即使这样他们之间真实的美好也会在属于他们的真实世界中延续下去,未来的路很长,还要一起走完。

 

一对cp的同人在很多时候是对原作没能描绘部分的畅想或是对原作留下遗憾的弥补,安桑这篇《巴黎症候群》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喜欢的,大概就是因为写出了自己心中最想看到的仗露的样子,做为一个后妈爱好者唯一见不得这对be的我……希望他们在原作中不被补刀,在同人里永远幸福吧。

 

最后再次感谢安桑创作出这么棒这么温柔的故事,希望温柔的你也一直身体健康,开心快乐。




2018.10.26


评论(1)

热度(25)

  1. Last Solo泉崎野 转载了此文字
    我整个人跟收到喜欢男生情书的十五岁小姑娘似的傻乐了一晚了(꒦ິ⌑꒦ີ)!我要向苍天大地山川河流炫耀!...